• <output id="jrclg"></output>
      <var id="jrclg"><u id="jrclg"></u></var>

        <code id="jrclg"></code>

        <acronym id="jrclg"><form id="jrclg"><thead id="jrclg"></thead></form></acronym>
      1. <acronym id="jrclg"><center id="jrclg"><mark id="jrclg"></mark></center></acronym>

          <var id="jrclg"><rt id="jrclg"><big id="jrclg"></big></rt></var>

          男童疑遭虐打去世 具體怎么回事?

          2019-08-12 22:57 瀏覽:1236 評論:1 來源:發商機網






          男童疑遭虐打去世

          近日,江蘇常州溧陽一2歲男童疑遭生父和后媽虐打重傷的事情備受關注,現代快報曾對此事進行過報道:生父、后媽被刑拘!常州2歲男童疑遭虐打,生命垂危。

          8月12日,一個令人悲痛的消息傳出,受害男童已離開人世。隨后,這一消息得到了男童家人及警方的證實。

          "我上午從網上看到消息以后特地跟辦案民警確認了一下,男孩是8月11日晚上走的。" 溧陽警方一位工作人員向現代快報記者證實,因傷情過于嚴重,受害男童已于8月11日晚上7時許離世。

          1、疑遭虐打:2歲男童渾身淤青生命垂危

          "孩子的爸爸7月27號凌晨給我打的電話,說孩子不行了,在醫院搶救。"8月4日,受害男童的外婆向現代快報記者講述了事發經過。據她介紹,受害男童仔仔(化名)到今年10月份才滿3周歲。然而,小小年紀的他卻經歷了超乎想象的悲劇。

          按照外婆的說法,去年7月份,因女婿婚內出軌,其女兒遂與對方離婚。當時,由于其女兒沒有固定工作,多番權衡之下,將孩子的撫養權交給了男方。此后,孩子一直留在溧陽市上興鎮跟隨爺爺奶奶生活,外婆也經常前往探望。

          外婆稱,從今年5月底開始,正常探視遭到孩子父親的拒絕,從那以后,他們就再也沒見到孩子。

          7月27日凌晨,外婆突然接到仔仔生父打來的電話,聲稱孩子摔成重傷,正在南京兒童醫院治療。隨后,外婆就和女兒一起趕到醫院,發現仔仔已經住進了重癥監護病房,且情況相當嚴重,隨時可能出現生命危險。"全身到處都是淤青傷痕,我問他們到底怎么了,他們一直都說是摔傷的,但我不相信會摔成這樣,所以就打電話報警了。"

          據外婆介紹,由于孩子腦部受傷嚴重,7月27日,醫院對孩子進行開顱手術,"顱骨被剝掉了一大塊,但情況仍然不容樂觀。"

          2、爺爺奶奶:孩子跟爸爸生活后每次回來都有傷

          奶奶楊女士說,就在端午節前,孩子還一直跟著他們生活。"就是端午放假,那個女的開車來把孩子接走了,說假期帶著孩子去南京玩。"當時楊女士沒有在意,不料孩子回來后,楊女士卻在孩子的臉頰上看到了淤青。

          "當時我就問那個女的,她說是孩子在跟別的孩子玩的時候,不小心摔傷了。"隨后,孩子又很快被后媽帶走了。

          當后媽再一次帶著孩子回來時,楊女士驚訝地發現,孩子的臉上又添了新的傷痕,"每次我都看到孩子臉上有新傷,有一次頭上還腫了一個包,他們都是很快就走,我也來不及問孩子,問她(后媽),她都說是摔的。我看到過四五次。"楊女士說,自己也曾問過兒子,孩子到底是怎么了,不過兒子說,孩子的后媽不讓他說。"孩子跟他爸住在一起,我就沒往那個方面想。"

          據了解,上述事件發生后,當地警方第一時間介入處理,并將男童生父及后媽刑事拘留。目前,該案尚在進一步辦理中。

          一、遭生父后媽虐打的溧陽2歲男童離世了 愿天堂沒有傷害

          近日,我蘇特報關注并報道了常州溧陽2歲男童疑遭生父及后媽虐打致重傷一事,引起網友廣泛關注,大家紛紛為孩子祈禱。令人心碎的是,記者昨晚得到孩子外婆操春香的消息,說仔仔已于8月11日19:00左右離開了人世。

          今年7月下旬,在一個名為“溧陽論壇”的常州本地論壇爆出消息,一名未滿3歲的男孩仔仔遭到其親生父親和后媽的殘忍虐待導致重傷。我蘇特報記者隨后聯系到了仔仔的外婆核實相關情況。

          當時,仔仔的入院診斷為硬膜下血腫,蛛網膜下腔出血,腦干損傷腦疝,多發皮膚挫傷。由于腦部受傷嚴重,經過幾天搶救,孩子一直沒有蘇醒。而男孩的生父、后媽因涉嫌虐待兒童和故意傷害罪,均已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

          二、2歲男童疑遭虐打生命垂危 生父和后媽已被刑拘

          最近,有人向現代快報記者反映,常州溧陽一名不滿三周歲的男童疑遭生父和后媽虐打,受傷嚴重,至今未脫離生命危險。8月4日,現代快報記者多方采訪證實,因涉嫌虐待兒童及故意傷害罪,男童生父及后媽均已被溧陽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調查中。令人揪心的是,因傷情嚴重,受害男童至今未脫離生命危險,尚在醫院接受治療。

          疑遭虐打,2歲男童渾身淤青生命垂危

          “孩子的爸爸7月27號凌晨給我打的電話,說孩子不行了,在醫院搶救。”8月4日,受害男童的外婆向現代快報記者講述了事發經過。據她介紹,受害男童仔仔(化名)到今年10月份才滿3周歲。然而,小小年紀的他卻經歷了超乎想象的悲劇。

          按照外婆的說法,去年7月份,因女婿婚內出軌,其女兒遂與對方離婚。當時,由于其女兒沒有固定工作,多番權衡之下,將孩子的撫養權交給了男方。此后,孩子一直留在溧陽市上興鎮跟隨爺爺奶奶生活,外婆也經常前往探望。

          “今年端午節前后,我發現孩子不太對勁,每次去看的時候,都能發現身上有淤青的傷痕,但每次他的爺爺奶奶都說是摔傷的,我們覺得孩子調皮摔傷也很正常,沒有太多懷疑。”外婆稱,從今年5月底開始,正常探視遭到孩子父親的拒絕,從那以后,他們就再也沒見到孩子。

          7月27日凌晨,外婆突然接到仔仔生父打來的電話,聲稱孩子摔成重傷,正在南京兒童醫院治療。隨后,外婆就和女兒一起趕到醫院,發現仔仔已經住進了重癥監護病房,且情況相當嚴重,隨時可能出現生命危險。“全身到處都是淤青傷痕,我問他們到底怎么了,他們一直都說是摔傷的,但我不相信會摔成這樣,所以就打電話報警了。”

          爺爺奶奶:孩子跟爸爸生活后每次回來都有傷

          8月4日,現代快報記者在南京兒童醫院河西分院住院部見到了孩子的爺爺和奶奶。住院部大廳的座椅上,還有未被打開的飯菜。奶奶楊女士說,就在端午節前,孩子還一直跟著他們生活。“就是端午放假,那個女的開車來把孩子接走了,說假期帶著孩子去南京玩。”當時楊女士沒有在意,不料孩子回來后,楊女士卻在孩子的臉頰上看到了淤青。

          2歲男童疑遭虐打生死未卜 生父和后媽已被刑拘

          “當時我就問那個女的,她說是孩子在跟別的孩子玩的時候,不小心摔傷了。”隨后,孩子又很快被后媽帶走了。

          當后媽再一次帶著孩子回來時,楊女士驚訝地發現,孩子的臉上又添了新的傷痕,“每次我都看到孩子臉上有新傷,有一次頭上還腫了一個包,他們都是很快就走,我也來不及問孩子,問她(后媽),她都說是摔的。我看到過四五次。”楊女士說,自己也曾問過兒子,孩子到底是怎么了,不過兒子說,孩子的后媽不讓他說。“孩子跟他爸住在一起,我就沒往那個方面想。”

          孩子被帶走的期間,孩子的外婆曾多次打電話給楊女士詢問情況,不過,楊女士從未透露過孩子臉上有傷的事情,“那個女的不讓我講,我也沒有想到會這樣。”

          男童尚未脫離危險,生父和后媽已被刑拘

          “醫生今天跟我說,目前還沒有脫離危險,而且就算能夠搶救回來,也有很大可能是植物人以及有其他后遺癥。”男童外婆告訴現代快報記者,事情發生后,男童最先被送到溧陽市人民醫院搶救,但由于傷情過于嚴重,很快轉到南京兒童醫院河西分院進一步治療。

          據外婆介紹,由于孩子腦部受傷嚴重,7月27日,醫院對孩子進行開顱手術,“顱骨被剝掉了一大塊,但情況仍然不容樂觀。”男童外婆稱,經過幾天的搶救,但截至目前孩子尚未脫離危險。8月4日,醫生曾向他們透露,孩子的情況不容樂觀,即便有幸生還,也有極大可能成為植物人。

          據介紹,早在男童轉院至南京治療時,醫生就發現情況異常,隨即打電話報警。此后,男童外婆也在發現情況異常后報警。

          8月4日下午,現代快報記者從溧陽市公安局獲悉,案發后,公安機關已介入調查,男童的生父、后媽因涉嫌虐待兒童和故意傷害罪,均已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調查中,“我們正在對相關情況進行詳細的調查了解,有結果會及時對外公開。”溧陽市公安局一位工作人員如是說。

          此外,現代快報記者從溧陽采訪獲悉,上興鎮婦聯從網上看到相關情況后,也在第一時間介入調查,目前正在了解相關情況。

          律師:若孩子系遭家暴致殘情況屬實,施暴者將被追究刑事責任

          “這個事情如屬實,將涉嫌刑事犯罪,具體情況要依據警方的調查結果來定。”江蘇中慮律師事務所律師萬樾莉告訴現代快報記者,《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明確規定,禁止對未成年人實庭家庭暴力,禁止虐待遺棄未成年人。其中,第十條規定: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應當創造良好、和睦的家庭環境,依法履行對未成年人的監護職責和撫養義務。禁止對未成年人實施家庭暴力,禁止虐待、遺棄未成年人。

          萬樾莉說,《刑法》第二百六十條規定:虐待家庭成員,情節惡劣的,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使被害人重傷、死亡的,處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第二百三十四條規定: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人重傷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虐待家庭成員致殘的,將可能涉嫌虐待罪或故意傷害罪,需根據具體案情確定。”萬樾莉律師分析,如果事件情況屬實,相關當事人將面臨嚴厲的刑事處罰。

          三、僅一周,2名幼童遭后媽虐打,一死一重傷!

          近日的新聞中,兩個男童的遭遇令人心痛,也為防止家暴虐待兒童敲響了警鐘!

          江蘇溧陽男童仔仔(化名)到今年10月份才滿3周歲。然而,小小年紀的他卻經歷了超乎想象的悲劇。

          “孩子的爸爸7月27號凌晨給我打的電話,說孩子不行了,在醫院搶救。”8月4日,受害男童的外婆講述,去年7月份,因女婿婚內出軌,其女兒遂與對方離婚。當時,由于其女兒沒有固定工作,多番權衡之下,將孩子的撫養權交給了男方。此后,孩子一直留在溧陽市上興鎮跟隨爺爺奶奶生活,外婆也經常前往探望。

          外婆稱,從今年5月底開始,正常探視遭到孩子父親的拒絕,從那以后,他們就再也沒見到孩子。

          7月27日凌晨,外婆突然接到仔仔生父打來的電話,稱孩子摔成重傷,正在南京兒童醫院治療。隨后,外婆就和女兒一起趕到醫院,發現仔仔已經住進了重癥監護病房,且情況相當嚴重,隨時可能出現生命危險。“全身到處都是淤青傷痕,我問他們到底怎么了,他們一直都說是摔傷的,但我不相信會摔成這樣,所以就打電話報警了。”

          在醫院里,孩子的爺爺奶奶說,就在端午節前,孩子還一直跟著他們生活。“就是端午放假,那個女的開車來把孩子接走了,說假期帶著孩子去南京玩。”不料孩子回來后,奶奶卻在孩子的臉頰上看到了淤青。
          “當時我就問那個女的,她說是孩子在跟別的孩子玩的時候,不小心摔傷了。”隨后,孩子又很快被后媽帶走了。
          當后媽再一次帶著孩子回來時,奶奶驚訝地發現,孩子的臉上又添了新的傷痕,“每次我都看到孩子臉上有新傷,有一次頭上還腫了一個包,他們都是很快就走,我也來不及問孩子,問她(后媽),她都說是摔的。我看到過四五次。”孩子奶奶說,自己也曾問過兒子,孩子到底是怎么了,不過兒子說,孩子的后媽不讓他說。“孩子跟他爸住在一起,我就沒往那個方面想。”

          據外婆介紹,由于孩子腦部受傷嚴重,7月27日,醫院對孩子進行開顱手術,“顱骨被剝掉了一大塊,但情況仍然不容樂觀。”男童外婆稱,經過幾天的搶救,但截至目前孩子尚未脫離危險。8月4日,醫生曾向他們透露,孩子的情況不容樂觀,即便有幸生還,也有極大可能成為植物人。

          8月4日下午,記者從溧陽市公安局獲悉,案發后,公安機關已介入調查,男童的生父、后媽因涉嫌虐待兒童和故意傷害罪,均已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

          福建另一名小男孩的經歷,更是讓人憤怒!

          福建5歲男孩被后媽虐打致死,嫌疑人已刑拘

          8月2日晚上10點46分左右,福建泉州惠安縣德誠醫院急診室接診了出現昏迷休克癥狀的男孩小凱。可是,小凱被送到醫院時已經沒有了生命特征了。

          醫院方面發現小凱身上有受傷痕跡,懷疑是內臟破裂出血導致的死亡,于是馬上向惠安警方報案。
          8月3日凌晨,惠安警方將時某(小凱繼母)抓獲帶回調查。時某對于毆打小凱導致其死亡一事,供認不諱。目前,時某已被惠安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有待進一步調查。

          據記者了解,5歲的小凱還有一個17歲的哥哥。2年前,小凱親生父母離婚,父親曾某福與河南人時某重組家庭。

          據小凱的親屬說,后媽時某脾氣暴躁,對孩子很兇,小凱的身上經常有被打的痕跡。去年,小凱還被后媽時某用沸水燙傷過。“時某經常虐待孩子,有暴力傾向。”另一名親屬說。

          小凱的親生母親告訴記者,小凱去年以來就多次受傷,小凱說,是那個“新媽媽”用鞋子打的。還有一次,小凱雙肩腋下出現傷痕,可是時某解釋是小凱洗澡時候差點摔倒,她為了扶住小凱不小心用手抓的。而就開水燙傷一事,時某辯稱是小凱自己不小心碰倒了開水。

          “太狠毒了。她還說她也是母親,會疼惜孩子,想不到這么狠毒!”小凱的母親邊哭邊說。

          四、江蘇常州2歲男童疑遭生父和后媽虐打 警方通報

          8月5日下午17:25左右,溧陽警方發布通告,稱該市一起涉嫌虐童案嫌疑人兩名均已被刑事拘留。

          溧陽發布公告表示:“2019年7月27日,我市發生一起傷害兒童案件,接報后,公安機關高度重視,組織民警立即開展偵查,于7月28日依法對涉嫌虐待和故意傷害兒童的包某某(孩子父親)、王某(包某某女友)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審理中。目前受傷兒童正在醫院救治,我們愿每一個少年兒童都能健康快樂成長,溧陽警方對侵害未成年人的違法犯罪行為必將嚴肅打擊處理,切實維護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

          據悉,7月26日下午4點左右,受害兒童因遭受人為傷害,被緊急送往江蘇省人民醫院溧陽分院,經CT檢查,發現腦部大量出血,又被迅速轉至南京市兒童醫院河西分院。到院后,醫護人員發現孩子身上多處淤青,有被虐待的嫌疑,第一時間報警。

          7月27日凌晨,男童做了開顱手術,去除了部分顱骨。目前,孩子仍然昏迷不醒,且出現大面積大腦壞死。

          五、兩歲幼童遭虐打兩個多小時后 死在兒童樂園滑梯旁

          第一次被打時,郭燕說自己雖然也害怕,但她認為自己有錯在先,“我把他的微信、電話拉黑了,他竟然氣成那樣子,證明他心里還是把我放在很重要的(位置)。”加回微信,把劉正才哄睡之后,她沒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一夜之間,郭燕失去了兩個最親密的人。

          6月24日深夜,她年僅2歲4個月的兒子湯圓,在遭受了兩個多小時的虐打后,死在了小區兒童樂園的滑梯旁。而施暴者正是和她已有結婚計劃的同居男友劉正才。

          這場慘劇并非沒有征兆。早在1年前,劉正才就不止一次打過郭燕,而在事發前幾個月,二人更是因為各種生活瑣事多次發生口角,湯圓常被殃及。

          他們是一對不被看好的戀人,性格差異大,經濟窘迫,被郭燕父親稱作“過一天算一天的夫妻”。劉正才幾次動手后,朋友勸過郭燕分手,但這個曾被前男友拋棄、極度渴望一個完整家庭的女人終究還是選擇忍耐。

          7月9日,西安市未央區人民檢察院對劉正才以涉嫌故意殺人罪批準逮捕。湯圓的骨灰也被送回了郭燕的陜西山陽老家。

          炎炎七月,這個位于西安鳳城一路的小區恢復了往日的平靜。兒童樂園的滑梯上,孩子笑鬧著爬上爬下,大人們或許還不忍心告訴他們,這個見證了孩子們最多歡笑的地方,在不久前剛剛發生了一場死亡。

          一夜夢魘

          6月24日,21點52分。

          在家中的郭燕接到了劉正才的電話。“你到底在哪里?是不是不想要你的店了?”啪!電話掛斷。

          劉正才口中的店是郭燕和人合伙經營的汗蒸館,在小區另一棟樓的二層,晚上打烊后,有員工住在店里。

          這個白天,兩人發生過爭吵,劉正才氣沖沖地離開家,顯然怒氣仍未消散。電話掛斷后,郭燕怕劉正才會去砸店,戰戰兢兢地把已經睡著的湯圓抱到房間里,趕緊給劉正才回電話。

          22點08分。電話接通了,沒人說話,緊接著,房門敲響。

          迎面是一股酒氣和一張怒不可遏的臉,劉正才摔門沖進來對郭燕和湯圓施暴,接下來,是不忍用文字描述的兩小時,趁著劉正才去廚房尋找施暴工具的間隙,郭燕抱起湯圓就往門外跑,但未及逃脫,又被拽住頭發拖進門里。

          或許光是毆打還不夠解氣,劉正才又提出和郭燕一起出門去砸汗蒸館,并要求帶著湯圓一起。

          郭燕記得,三人出了電梯后,迎面來了一個男人,也許是鄰居,但她不認識。郭燕不敢喊救命,只好用驚恐的眼神盯著他。當時湯圓的頭已經“腫得不像樣子”,郭燕的臉上也多處受傷,然而,男人只是疑惑地看了他們一會兒,什么也沒說,進了電梯。

          事實上,早在房間毆打的過程中,一墻之隔的鄰居就聽到了動靜。這戶人家的女兒后來告訴新京報記者,出事后的第二天有警察來家里問話,她的爸爸承認當晚聽到了吵架、砸東西的聲音。之所以沒有出門詢問,女孩兒低聲說,也許是爸爸“害怕惹事情”。

          無助的郭燕只能隨著劉正才繼續往外走。不過,劉正才并沒有去汗蒸館,而是拽著母子二人到了小區中央的兒童樂園。

          深夜,這里空無一人。在滑梯旁,劉正才一把從郭燕懷里搶走湯圓,往地上一摔。郭燕跪在地上,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兒子“最后一口氣沒了”。

          隔了一段時間后,小區住戶劉先生聽到聲音,下樓后,他看到“一個男的舉著一個孩子說他是孩子的父親,家里有小偷殺人了。”當時孩子已經沒有任何聲息。

          緊接著,警察來了,救護車來了。湯圓很快被宣告死亡,劉正才被警察帶走。

          曾經的溫柔

          2017年的夏天,經朋友介紹,郭燕和劉正才相識。彼時,郭燕還未從上一段感情的陰霾中走出。

          郭燕的父親經商失敗,母親常年臥病在床,她早早擔負起養家的重擔。在上海學了四五年美容技術后,郭燕在2010年回了西安,30歲才第一次戀愛。

          第一任男友待郭燕不好,說話刻薄,兩人出去吃飯,男友總是“撿最便宜的吃”。得知郭燕家里的境況后,男友態度明顯冷淡,郭燕意外懷孕后,男友決然和她分手。郭燕獨自生下孩子,小名湯圓。

          “我想著我已經有娃,想找一個人比較善良點的,喜歡娃的。”郭燕說,最開始劉正才很體貼,對郭燕母子二人都很舍得花錢,還幫忙一起帶孩子,和孩子的生父“截然兩個人”。

          相處之初,郭燕對劉正才的身世所知不多。1989年,劉正才出生后就被抱養到福建莆田的一戶經商人家做養子,不料,沒過多久,這戶人家有了自己的親生孩子,就打算把劉正才送回去。是爺爺堅持把他留了下來,讓他改認自己未嫁的殘疾女兒做養母,并親自撫養。

          劉正才的前妻盧云告訴新京報記者,劉正才說自己“從小就是挨打的命”,小時候淘氣,養母和奶奶不識字,為了管教他,總在門后放一根木條。

           嫌疑人劉正才(化名)的朋友圈。新京報記者張惠蘭 攝 嫌疑人劉正才(化名)的朋友圈。新京報記者張惠蘭 攝
          劉正才和爺爺的感情很好,不過,他小學畢業時,爺爺就去世了。沒了爺爺的呵護,劉正才在這個經商家族里的地位變得尷尬。他初中就輟了學,后來在家族的廠子里做事時,地位還比不上家族雇傭的管理員,“說十句話不如人家說一句話”。

          一位莆田老鄉記得,劉正才有次和朋友喝酒,有人當眾調侃他沒有父親,讓他管自己叫爸爸。這激怒了劉正才,他當場大打出手,把人打傷。

          和盧云結婚后,他們有了3個孩子。盧云回憶,劉正才表達愛意的方式非常笨拙,少有甜言蜜語,只有到了情人節,他才會送巧克力和鮮花,但從不會換樣。他經常會問孩子們“愛不愛爸爸”,卻從不會說一句“爸爸愛你”。

          和郭燕在一起后,劉正才也經常讓湯圓喊自己爸爸,奇怪的是,湯圓當著外人的面會喊,但在劉正才面前從來不喊,為此,劉正才常常生氣。

          不過,在最初的日子里,郭燕覺得劉正才讓人“挑不出二話”,對自己和孩子體貼,對前妻的孩子也很照顧。每逢過節和換季,劉正才都會給孩子們買衣服、鞋子、玩具。

          “家暴”

          最初的甜蜜持續沒多久,郭燕發現,劉正才越來越愛喝酒、越來越愛發脾氣了。

          郭燕回憶,去年4月,為了一件很小的事,她把劉正才的電話、微信都拉黑了。當時郭燕還住在汗蒸館里,那天半夜,劉正才喝得爛醉,去店門口大叫、踹門。郭燕怕鄰居抱怨,只好開了門。借著酒勁,劉正才把屋里的消毒柜和花盆砸翻在地,還鉗住郭燕的脖子,質問她為什么要拉黑自己。

           6月30日,郭燕與人合伙經營的汗蒸館。新京報記者張惠蘭 攝 6月30日,郭燕與人合伙經營的汗蒸館。新京報記者張惠蘭 攝
          沒隔多久,5月的一天晚上,劉正才再度發作。

          那天劉正才連喝幾頓酒,和郭燕一起回家的路上,喝醉的劉正才忽然舉起共享單車砸路邊停著的轎車,郭燕嚇得哭出來,劉正才轉過來打她,“拽頭發啊,踢啊踹啊,掐脖子,還往地上一摔。”郭燕記得,毆打持續了幾分鐘,直到她坐上出租車才逃走。這是郭燕第一次感到男友有如“惡魔”。

          郭燕發現,這種變化和劉正才與家族關系的惡化、生意上的失意幾乎同步發生。

          和郭燕在一起之初,劉正才的生意剛剛遭遇慘敗。盧云回憶,2015年以來,建材市場一直不太景氣。2017年端午前后,也就是和郭燕在一起前,劉正才的三叔來了西安,發現鋼管租賃廠虧損巨大,要求劉正才賠償數十萬的損失。

          三叔劉天茂告訴新京報記者,當時他發現劉正才把價值幾百萬的材料偷偷賣了,家族和劉正才斷絕了關系,并要求劉正才做個交代,否則不準回老家。

          當年春節,劉正才帶著郭燕回了莆田老家。郭燕記得,村莊里家家戶戶蓋的都是豪華別墅,里頭有電梯,裝修得金碧輝煌。但劉正才沒敢領著她去家里,只是“悄悄地在外面看了一會兒就走了”。

          因為和家族的經濟糾紛,劉正才一下子從莆田老鄉眼中“做幾百萬上千萬”生意的老板,跌落成了負債者。去年上旬,已經和郭燕在一起一年的劉正才還和盧云通過一次電話,盧云聽見電話那頭醉醺醺地說,“新開張的生意又賠了”。

          分不了的手

          郭燕不是沒想過分手。

          相處之初,郭燕就曾因為劉正才隱瞞有三個小孩,或是跟其他女人的曖昧關系而提過分手。但幾乎每次都架不住對方喝醉酒、在門口苦苦哀求而復合。

          第一次被打時,郭燕說自己雖然也害怕,但她認為自己有錯在先,“我把他的微信、電話拉黑了,他竟然氣成那樣子,證明他心里還是把我放在很重要的(位置)。”加回微信,把劉正才哄睡之后,她沒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第二次動手后,她的朋友、汗蒸館合伙人靳欣接到了郭燕的求救電話:“說劉正才要殺她。”為此,她勸郭燕分手。郭燕也下定了決心。

          這次,兩人的確分了。

          然而,5個月后,郭燕的母親病危。當時她和劉正才的關系有所緩和,劉正才二話不說開車把她送回了家,此后忙前忙后,出錢又出力,“做得真是沒話說”。

          經歷此事,未婚生子、常被老家人說閑話的郭燕又和劉正才復合了,家里也承認了這個“女婿”。

          去年年底,從郭燕老家返回西安后,兩人租了房子,正式同居。

          同居之后,情況并未改善。因為湯圓不敢在劉正才面前叫爸爸,劉正才總讓湯圓罰跪。白天照管湯圓的阿姨曾跟郭燕的合伙人靳欣說,湯圓的兩個膝蓋經常是青的。

          幾乎所有親友都知道,湯圓怕劉正才。兩人共同的朋友劉芳告訴記者,有時他們逗得湯圓正開心,劉正才一回來,湯圓就不敢動了,“讓他站哪兒他站哪兒,讓他跪哪兒他跪哪兒”。

          劉芳納悶的是,有時郭燕就在跟前,但也不管。郭燕解釋,自己也曾勸阻,但并不起作用。事后,劉芳漸漸疏遠了劉正才。

          同居至事發的這半年,僅郭燕知道的,劉正才就打過湯圓兩回。

          3月的一天晚上,劉正才喝了酒回來,湯圓的疝氣正好犯了,平時不敢在劉正才面前掉一滴淚的他,疼得厲害,忍不住哭出聲來,劉正才嫌煩,踹了小孩兩腳。

          6月端午節當天,劉正才提議把郭燕、湯圓和汗蒸館的店員帶出去玩。劉正才下樓走得急,沒拿充電線,郭燕讓他自己上去取,但劉正才非得讓湯圓陪著他一塊兒。“回來我一看,娃下嘴唇這塊都腫了,臉有點紅。”

           湯圓生前的照片。受訪者供圖 湯圓生前的照片。受訪者供圖
          郭燕說,今年以來,劉正才每發一次火,都會威脅自己:“你敢給我找(別的男人),你不要你的店了,娃你也別想帶走。”她也多次動過離開劉正才的念頭,但隔天被他一哄,“就又忘了”。

          郭燕的父親郭煥仙說,自己早早就看出劉正才喜歡“打腫臉充胖子”,但女兒老說劉正才人不錯,只是愛喝酒、脾氣大。直到事發后,郭煥仙才知道劉正才多次對女兒動粗。

          靳欣苦勸郭燕分手無果后,曾撂了句重話:“以后你跟他好了,他對你好更好,他對你不好,你也不要跟我講。”

          郭燕果真不再跟人主動提起:“你給別人說了,別人只是看笑話。”她犯起嘀咕:“是不是每一對夫妻都是這樣子?”

          “最后一根稻草”

          郭燕怎么也想不到,劉正才是如何起了最后的殺心。

          可能和房子有關。同居后不久,因不忍看到父親郭煥仙一個人孤零零在老家,去年臘月,郭燕把父親接來了西安,暫時和他們同住。郭燕和劉正才租的是個一室一廳,不足60平,郭燕把房子讓給了父親,自己領著劉正才住進了汗蒸館。

          她回憶,劉正才晚上總對她抱怨:“連自己的房子都住不上,還要住在這個地方。”

          當時劉正才經濟狀況愈發不佳,被家族“劃清界限”、沒有穩定經濟來源的他因還不起月供,不得不賣掉了分期付款買的車,后來干脆租了輛車開起了滴滴。早上5點多出門,晚上11點才能回來。

          后來,為了給父親讓房,劉正才還和一起開車的朋友住過集裝箱,訴苦說老有蚊子咬他們。

          可能和錢有關。郭煥仙生病需要做手術,想到湯圓一直有疝氣的毛病,郭燕就把湯圓也接過來做了手術。手術費由郭燕全額墊付。

          郭燕記得,父親在山陽做手術期間,劉正才提到,老家的孩子想買新涼鞋,他想給孩子寄點錢。他向郭燕借一千塊錢,被郭燕拒絕。兩人因此還起了爭執。

          郭燕后來向新京報記者解釋,因為劉正才上個月才剛給孩子打過錢。

          這期間,劉正才遇到了一件倒霉事兒。一個朋友告訴新京報記者,那幾天,劉正才開滴滴出車時被交警扣了。另一位朋友說,是因為租期滿了,劉正才把車交了回去。不過,無論是何原因,劉正才的經濟來源又斷了。

          這些煩心事兒,劉正才很少和郭燕說。

          前妻盧云說,劉正才不習慣直接表露情緒。哪怕身為妻子,她也要主動揣測丈夫的心思,“猜對了他就會跟你說”。同甘共苦幾年后,她才可以覺察出相處時氣氛的微妙變化。

          而郭燕很少問劉正才的事情,“問多了就發火,所以我也不想問,我也不想知道。”

          手術后的郭煥仙和郭燕一起回了西安。郭燕和劉正才只能住酒店。郭燕明顯感到了劉正才的不滿,他抱怨“自己有房子不住”,甚至威脅第二天就要把岳父趕走。但終究還是沒有撕破臉皮,住了幾天酒店,劉正才干脆又租了間450元一月的單間,一個人搬了進去。

          6月24日上午,事發當天,劉正才買了一紙箱方便面、餅干、鍋巴類的零食。郭煥仙祖孫出院后,郭燕的朋友們已經送了不少零食水果。她當著父親的面,說了幾次劉正才買來的是“垃圾食品”,說有的快過期了,讓他拿走。劉正才有些不快。

          劉正才提出拿一些郭燕前兩天買的牛肉干送給朋友,但郭燕只許他拿一包。劉正才生氣了,從冰箱拿出他前兩天買的牛肉:“你看我一塊都舍不得吃,從大南郊給你拿過來,你連個牛肉干都舍不得給我吃?”

          當天中午,郭煥仙告訴劉正才,自己打算今天搬回此前住過的一個寺院。在頭一天,他已經和女兒提過此事,當時郭燕勸他:“他剛租了房子你就要走,他肯定生氣,那個火朝誰撒?”不過,怕自己住在這里影響兩人感情,郭煥仙還是決定搬走。郭燕記得,聽到岳父的話,劉正才氣壞了,把臉撇到一邊,“做出很無語的表情”,說了聲“有事兒”就離開了家。

          晚上,劉正才和幾個朋友吃了飯,席間沒有表現出異常。“朋友在一起,說東說西嘛”。

          一位朋友回憶,那天晚飯近十點才散場,劉正才喝了一瓶白酒和幾瓶啤酒。

          酒精并沒有讓他忘卻白天的不快。晚上10點多,到家后劉正才怒罵:“牛肉也不讓我吃,我買的食品都是垃圾食品,這房子還是我的嗎!我一天跟個要飯的一樣,跟個哈巴狗一樣,我在外面那么可憐,你們在家里都這么享福,今天你們必須死!”

          隨后,悲劇發生了。

          7月9日,西安市未央區人民檢察院對劉正才以涉嫌故意殺人罪批準逮捕。劉正才的大叔和三叔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們不打算給已斷絕關系的侄子請律師。

          7月4日,去世10天后,郭燕和郭煥仙把湯圓的骨灰送回了山陽老家。孩子的生父就住在同一小區,事發后,未曾過問一句。

          事發當天,盧云收到了快遞,里面是劉正才買給孩子的六雙童鞋,夏天穿的白鞋、透氣鞋和涼鞋。

          事發后,同在西安工作的堂弟郭帆(化名)趕到姐姐身邊。郭帆也有個一歲多的兒子。聽郭燕敘述完那晚的經過,他嚎啕大哭。他恨嫌犯的兇殘,也怨姐姐的懦弱:“孩子今天的慘劇,直接兇手是那個男的,間接兇手其實是她。”

          2歲4個月的湯圓,死于6月24日之時,還沒有大名和戶口。

          本文地址:http://www.az699.com/news/show/28643/
          (責任編輯:曉發原創)
          打賞
           
          版權與免責聲明
          1.以上就是【男童疑遭虐打去世 具體怎么回事?】的全部內容,版權均屬于發商機網,未經本網許可,禁止轉載;
          2.內容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均由發布人負責;
          3.發商機網對此不承擔任何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
          0相關評論

             大家還關注了

             信息速遞

           
          伦理片第九影院第六页